位置: 主页 > 丨58gpco香港正版挂r牌 >

被SAP、IBM、微軟盯上的流程挖掘能長出中國獨角獸嗎? 36氪新風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2019.10 RPA 頭部廠商 UiPath 宣佈收購荷蘭流程挖掘供應商 ProcessGold ,成為一家流程挖掘與 RPA 功能整合方案的規模供應商;

  2021.2 SAP 簽訂收購流程智慧廠商 Signavio 的協議,補充了 SAP 現有的業務流程智慧軟體;

  2021.4 IBM 收購知名業務流程挖掘廠商 myinvenio 以增強智慧自動化能力;

  2021.6 ITSM運維廠商 ServiceNow 在 Pro 版本之上推出企業版本,增加了流程挖掘和流程優化功能,價格上浮 25 %;

  關於流程挖掘的新鮮事層出不窮。巨頭企業收購流程挖掘廠商的原因不難理解:流程挖掘賽道已有頭部公司出現, Celonis 目前估值超過 110 億美元,證明了市場存在、技術成熟;收購後,流程挖掘産品能夠促進老客戶的二次銷售,同時幫助巨頭組建自己的超自動化産品陣列。

  當某個海外賽道出現了估值超過 10 億美金的獨角獸企業時,國內投資機構就會蜂擁而至。而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近兩年國內也涌現出了一批流程挖掘廠商,部分廠商在一年內連續拿到多輪融資,比如望繁信一年三輪,璇星科技即將完成第三輪。

  那麼,流程挖掘究竟是何方神聖?可以解決什麼問題?國內都有誰在做流程挖掘?現在遇到了哪些問題以及可以如何解決?

  本文,36氪通過採訪多位流程挖掘創業者、相關投資人、甲方代表和行業學者,以及分析相關公開資料,試圖回答以上問題。

  鮮為人知的是,如今風頭正盛的流程挖掘,其實是典型的學術先於實踐。2011 年之前,該領域的商業化進展幾乎為零,只有學術界人士在不斷求索。而 2011 之後,德國公司 Celonis 的崛起,才讓流程挖掘真正得以商業化。

  早在 1998 年,埃因霍芬理工大學的 Wil van der Aalst 教授,曾在美國進行關於“在 IT 系統迅猛發展、各家都積累了大量事件日誌的背景下,數據挖掘技術與業務流程管理進行結合的可能性”的相關討論。這給了 Wil 以啟發,他隨即組建相關小組開始研究。2000 年, Wil 小組提出第一個流程挖掘演算法 Alpha Miner 。

  2007 年,世界上首個流程挖掘廠商 Futura PI 成立,只是彼時 Futura PI 的定位是流程智慧解決方案提供商,屬於 BI 賽道。2008 年, Gartner 將 Futura PI 評為業務流程管理領域的新秀企業,至此,數據驅動的流程管理開始在産業界嶄露頭角。

  2009 年, Wil 首次提出了流程挖掘( Process Mining )的概念,作為流程挖掘重要的奠基人和推動人, 他被稱作“流程挖掘之父”。

  這門新興的學科橫跨了數據挖掘、機器學習、業務流程管理等多學科領域——通過定向採集、清洗企業各個 IT 系統中存儲的資訊日誌,可視化還原企業實際發生的業務流,幫助企業用上帝視角在偏離標準流程的流程變體中,發現漏洞、缺陷和瓶頸等問題點。接下來,它還可以對流程持續監測,進而引導企業找出改進方向。

  山東理工大學教授劉聰在博士期間師從 Wil 教授,他告訴36氪,如果從理論角度系統化拆分流程挖掘的核心技術,主要涉及模型發現、一致性檢測和流程增強:

  其中,模型發現是指基於各個資訊系統中的日誌數據,通過演算法對其實際運作的流程進行模型還原;

  一致性檢測是將實際運作的流程軌跡與標準業務流程模型(可以是預定義的標準流程模型也可以是挖掘得到的模型)進行比較,來發現流程實際執行與預定義模型的偏差,進而洞察中斷點、跳步和非合規審批等問題;

  流程增強的作用是使用事件日誌中記錄的流程執行資訊,來擴展或改進現有的流程模型。目標是顯示流程執行的瓶頸、吞吐量和頻率等性能指標。

  這是流程挖掘主要的理論體系。在實際落地中,企業會根據自身情況選擇不同技術方案,將流程挖掘落地。

  簡單來説,這些技術讓流程挖掘成為體檢中心的 X 光機——通過精準、線上地梳理企業流程,發現其中問題所在。

  2011 年,流程挖掘史上的里程碑出現——德國企業 Celonis 成立,並在接下來的 10 年披荊斬棘,從一家默默無聞的初創企業成長為百億美金估值的獨角獸。

  公開資料顯示, 2021 年 Celonis D 輪 10 億美金融資後,估值達到 110 億美金,正式進階百億美金俱樂部。

  而就在 Celonis 將流程挖掘成功商業化,並牢牢佔據這一領域的大部分市場之後,全球流程挖掘的創投熱情也被點燃——前文提到RPA 大廠、 ERP 巨頭以及其他知名軟體公司的入局,就是例證。

  如今 Celonis 110 億美金的想像力主要由流程挖掘,和基於此延伸的 EMS (執行管理系統)兩部分構成。其中,像 X 光機一樣,幫助企業真正線上化地看清各類流程,是 Celonis 的發家基礎,也是流程挖掘方案的基礎效果所在。

  在 Celonis 成立的前 10 年,流程挖掘功能是讓它從默默無聞到揚名立萬的基礎。

  具體而言, Celonis 的創立,始於創始團隊對傳統 IT 諮詢效率滯後的質疑。2011 年,出於解決這一痛點的前提,三位創始人決定將“流程挖掘”的學術成果商業化。

  幸運的是,公司成立後不久,慕尼黑保險的首席資訊官就看到了這套解決方案的原型,並主動進行付費採購。就這樣, Celonis 有了第一個商業化客戶。接下來,在産品幫助慕尼黑保險將內部工單的平均處理時間縮短 5 天后, Celonis 也被推薦給慕尼黑保險的 CEO 朋友們。

  後來,在産品推廣的關鍵階段, Celonis 還和國際ERP巨頭 SAP 達成合作,從和 SAP HANA 數據庫的協作開始,落地了一系列商業探索。此後 10 年, Celonis 成長為 SAP 上銷售額最大的第三方雲服務之一,也是增長最快的産品。

  這是 1.0 時代 Celonis 的傳奇故事。這一時期, Celonis 憑藉著流程挖掘功能,成為新銳獨角獸。而 2020 年 10 月,這家公司宣佈上線業界首個 EMS (執行管理系統)時, Celonis 2.0 時代的帷幕正式拉開。

  2020 年秋天,伴隨著 Celonis 收購流程自動化廠商 Integromat 一起宣佈的,還有其 EMS 系統上線的消息。這個系統的意義是, Celonis 可以在為企業做完流程挖掘的基礎上,再對它們進行深入診斷,並通過一些工具(如 RPA 和其他應用等)幫助企業進行流程優化。也就是説,在“X光機”的功能之上, EMS 可以給企業開出藥方參照,讓企業將流程優化落地。

  這一系統對企業客戶的價值是顯性的。原因很簡單,對“病人”來説,單純地“體檢”並不能解決問題。體檢後的開藥、治病,才能讓人真正康復。

  具體而言, EMS 的價值會通過呈現行業最佳案例,以及提供優化方式兩部分體現。

  在第一個環節, Celonis 會通過可視化數據,呈現企業關鍵經營指標與行業最佳實踐的對比。比如,當數據分析顯示某家企業的自動化採購率為 9 %,而行業最佳實踐為 25 %時, Celonis 會告訴這家企業,它可以通過流程優化的方式省去高達 1300 萬美金的花銷。

  這相當於 Celonis 在給企業發放體檢報告的同時,附上了一份可供參考的學霸答案。

  接下來, Celonis 會對企業進行根因分析,並依據預設的演算法提供多項具體的行動建議。舉例來説,這就像醫生拿到化驗單後確定病因並提出多項診療方案。而在“診療”階段,企業員工只需在以下圖為例的任務看板中,決定選用哪種預設好的標準化、自動化腳本解決問題, RPA 就是其中之一。

  可以認為,正是 EMS 的上線,幫助 Celonis 完成從體檢中心到全科醫院的角色轉變。

  從資産端, Celonis 的一位前高管表示,數據挖掘讓 Celonis 達到 10 億美元的 ARR(年度經常性收入),而EMS 決定了它能否做到 20 到 30 億美元。也正在 2020 年中期, Celonis 改變了定價模式,將按流程定價的模式變為綜合數據量和用例量等要素的定價模式。從最直接的財務表現上,Forbes報道, Celonis 2021 年的 ARR 很可能已超過 4 億美元,而在 2019 年, Celonis 的 ARR 是1億美元。

  雖然不確定 Celonis 當年是否達成了這樣的成績,但産品上的拓展也提振了資本信心。2018 年 Celonis 宣佈 5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時,估值已達 10 億美元,成為新晉獨角獸。2021 年 6 月, Celonis 的 EMS 系統上線近一年時,其完成 10 億美元的 D 輪融資,估值達到110 億美元。

  Celonis 的發展歷程對國內廠商頗有借鑒意義。一千人心中有一千個 Celonis ,國內廠商在借鑒 Celonis 的過程中,也逐漸走出了不同的路線。

  儘管流程挖掘在國內尚處早期,但已涌現出了不少玩家。目前,國內賽道有 5 種不同背景的企業,分別是只做流程挖掘的廠商、從下游 RPA 向流程挖掘延伸的、基於上游數據能力切入流程挖掘的、另起爐灶跨領域來做的,以及聞風而動的大廠。

  最重要的一類玩家,是只做流程挖掘的廠商。受海外獨角獸 Celonis 的感召,其大部分成立於近三年。而儘管都想成為中國版 Celonis ,但是各家的理解不同,也導致其路徑有所差別。

  第二種是從 RPA 角度切入流程挖掘的廠商,其根本動因是以流程挖掘為獲客工具。

  發展流程挖掘能力,補齊自動化閉環,已經在 RPA 賽道蔚然成風。在上個月發佈的《 RPA x 流程挖掘:2022 第一個企服風口 36氪新風向》中,36氪曾提到,RPA 和流程挖掘有很強的關聯性,二者是上下游的關係,也因此,一批 RPA 廠商正在嘗試切入流程挖掘賽道:容智從 2019 年就開始籌劃此事,弘璣已經服務了近二十家客戶,九科資訊在 2021 年發佈了流程挖掘平臺,實在智慧正在開發自己的流程挖掘模組,藝賽旗在 4 月 22 日公佈了其 iS-RPM 機器人流程挖掘産品,來也在 4 月26 日公佈了其流程挖掘探索者産品。

  一般而言,流程挖掘發現問題後,可通過流程自動化來解決管理問題之外的問題;具體的解決方式,企業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選擇,其中比較常見且門檻較低的方式是,使用包括 RPA 在內的自動化工具,以提高流程中不同環節的效率。比如 Celonis 監測到企業某個零部件即將用完,可按演算法自動觸發採購流程,實現自動補貨。

  對於甲方來説,流程挖掘發現問題, RPA 解決問題,能夠形成一個完整的數字化閉環。

  與此同時,國內 RPA 廠商經過多年發展,正在面臨增長瓶頸。發展流程挖掘能力,通過流程挖掘識別自動化節點,幫助甲方企業找到更多 RPA 的使用場景, RPA 廠商能夠實現獲客的目的。據 2021 年發佈的《流程挖掘行業掃描》報告顯示, 78 %的流程挖掘客戶表示流程挖掘是實現 RPA 工作的關鍵。

  RPA 是流程挖掘的下游,數據處理是流程挖掘的上游。流程挖掘的基礎是對各個 IT 系統中大量流程節點的資訊日誌進行定向採集、清洗。因此相關廠商向流程挖掘拓展有著技術優勢。目前國內已有炎凰數據這類數據平臺,能夠從異構大數據處理的角度,優化數據的抽取、轉換、載入環節,提升數據處理的效率。當前,炎凰數據已經在和熵評獨家排他合作,以提供數據能力的方式切入該賽道。

  第四種角色是跨賽道的玩家,其邏輯是以流程挖掘補充産品矩陣,打造第二曲線。

  不同的細分行業都有能跟流程挖掘結合的點。目前,跨賽道的玩家代表有IT運維廠商雲智慧,其對標公司是海外ITSM運維廠商ServiceNow,後者在2021年增加了流程挖掘和流程優化功能,從而提升了25%的系統整體價格。

  雲智慧流程挖掘産品負責人汪博士告訴36氪, IT 運維主要指 IT 基礎設施、 IT 應用、業務層面這三方面的運維。無論是哪種運維,其目的都是為了提升效率,而提升效率的重要手段是工作流分析,因此客戶自然會有流程挖掘、分析需求。以IT服務場景為例,從産品研發前的需求提出,到産品的設計,到開發、測試,本身也是一個工作流程,也需要對這一流程進行挖掘、分析優化,從而提升效率。

  雲智慧流程挖掘産品負責人汪博士告訴36氪,流程挖掘是雲智慧在業務運維領域的主要發力點。在 IT 領域,重要的業務流程包括 IT 服務流程(比如事件管理、請求管理、問題管理、變更管理等)、軟體産品或系統的開發交付流程、系統遷移流程等,而絕大部分情況下企業對於這些流程運作情況的認識是片面的、局部的,因此需要流程挖掘技術的幫助。

  雲智慧這類企業來做流程挖掘,優勢在於天生具備行業 Know-How ,更了解具體行業的特定需求,以及已經積累了大量的客戶;劣勢在於,相對於跟流程挖掘本身有關聯性的 RPA 和數據處理,另起爐灶的過程中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和精力,短期內並不一定是賺錢的生意。

  在國內,當一批創業公司轟轟烈烈投身到某一萌芽領域時,自然會吸引大廠的關注。一般而言,大廠要麼自己造概念,要麼在初創公司將市場炒熱後,大量招兵買馬,快速將該領域補齊。有從業者告訴36氪,華為已在研發流程挖掘相關的産品,將在一年內面市。

  換個角度來看,國內大廠正在等待創業公司進行市場驗證,現在正是創業公司的窗口期。

  而大廠切入流程挖掘賽道,或許還會有更深層的原因——引導銷售。放眼全球,IBM、SAP、微軟等超大型軟體公司,也都在通過收購、合作等方式補齊流程挖掘能力。

  望繁信索強告訴36氪,SAP、IBM等老牌軟體廠商,大部分軟體不是訂閱制收費,而是一次性採購後每年收少量維護費;又因為其軟體品質足夠穩定,客戶沒有更換、升級的需求。在數字化向數智化的升級過程中,這就産生了很多“釘子戶”,大廠無法從“釘子戶”手裏撬走更多的錢。

  SAP等給客戶使用流程挖掘産品,通過客戶的數據告訴客戶流程的問題,並通過與最佳實踐的對比,刺激客戶對新系統的購買欲。這樣看來,流程挖掘並不是海外大廠的售賣點,而是大廠的銷售工具。

  總結來看,之所以國內可以出現“殊途同歸”的盛況,是因為國內的 RPA 、數據處理、流程挖掘等能力,都不夠成熟。在每個細分領域,都沒有形成固定的格局,因此所有創業公司都有“借由流程挖掘”彎道超車的機會和希望。“大家現在都還在單點爆破的階段,還沒有到去打整合戰這樣一個階段。”一家國內頂級投資機構在採訪時表示。

  早在 2017 年,包括寶馬中國在內的全球化品牌受總部影響,就開始將 Celonis 引入國內;隨後 1 - 2 年間,民企大舉攻佔國際市場時,也暴露出其在供應鏈和財務管理上的不足,因此 Celonis 成為選項,個別企業的採購金額甚至高達數千萬元;民企比如華為所産生的標桿效應,也帶動了近兩年國央企對流程挖掘的關注。

  但由於在某些領域存在一定程度的水土不服,且缺乏本地化售後支援等原因,再加上如今國産替代的大趨勢,國央民企紛紛開始尋找國內流程挖掘企業進行合作試探,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加速了流程挖掘賽道的快速發展。

  海內外需求和土壤的差異,導致國內不同廠商在copy時,會面臨多種選擇,也走出了不同的路徑。

  當然,做所有選擇的前提是,流程挖掘的基礎能力——體檢中心——要具備。目前來看,這一底層能力各家依然參差不齊,尚不能跟 Celonis 相媲美。一位車企 CIO 點評:“有的剛開始,有的只多走了一點。”

  具體的選擇差異,出現在 EMS 領域,即“治病”環節。“企業不是説我閒著就照個 X 光機玩玩,而是想要解決問題,才去做的體檢。”熵評科技告訴36氪。

  在這裡,全科醫院指的是橫向各種場景,以及縱向各個行業,任何一個交叉點, Celonis 都可以給出從流程挖掘到具體執行的全套解決方案。在其官網可以看到, Celonis 已經覆蓋了十幾個行業,包括工業、金融、醫療在內,和十幾個場景,比如應用程式管理、理賠處理等。在橫向和縱向兩個維度,都有足夠完整的流程挖掘及解決方案。

  在國內,也有部分廠商想要做全科醫院,比如望繁信和凡得。望繁信的實現路徑是,在現階段以一套標準化的産品,服務不同行業客戶的不同場景;凡得的實現路徑是,先從幾個行業做起,覆蓋好這幾個行業的主要場景,在逐漸向更多行業、場景深入。

  因為國內客觀數字化環境以及行業萌芽時間的差異,國內廠商一部分會選擇做專科醫院。專科醫院是指,只專注解決橫向某幾個場景,或者從縱向解決某幾個行業的問題。

  橫向,指做通用型的業務,比如客訴、財務、供應鏈等;縱向,指以行業劃分,比如製造業、金融、物流等,做具體的業務流程。

  而在專科醫院的層面,具體從橫向還是縱向,以及橫向哪些領域、縱向哪些行業開始做起,行業內也有不同的看法。

  首先,客戶群體更大,審批、財務、人力等場景是所有企業都有的,且在某一個節點卡住是所有企業在執行過程中都會遇到的問題。

  同時,通用型業務數字化基礎較好,客戶都已經使用相關的系統,比如 SAP 、金蝶、用友、北森等。已有流程清晰、數據數量大且品質好,更容易生成標準化的産品,從而提升廠商的邊際效應。這也是 Celonis 和 SAP 深度綁定的重要原因。

  目前,國內做通用業務的代表廠商有熵評。熵評從財務、客服、可持續發展等場景切入。

  一方面,面臨競爭更多,且其中很多競爭者是客戶本身。一些數字化基礎好、有技術能力的企業可以選擇自己搭建一套相關係統。一位車企的中國區 CIO 告訴36氪,他們早在十年前就發現了審批等環節存在的流程卡頓問題,在當時決定自己解決,將日誌數據等整理出來,並通過可視化圖表進行分析,從而改進。

  另一方面,在通用環節,“節省的成本並不一定有採購流程挖掘平臺的花費多,對很多民營企業來説,並不合算”。某諮詢公司告訴36氪。

  縱向行業上的解決方案,更被客戶所需要。上述車企目前需求更多集中在生産製造領域的流程挖掘。從衝壓車間,到車身車間,到涂裝,到總裝,不管從時間、空間維度,還是量,都跨度巨大,且不同的環節還有不同的系統。更重要的是,這些變數之間關聯緊密,牽一髮而動全身。

  “這樣的流程更複雜,跨度更大。”這位 CIO 認為,審批等流程的流程挖掘,其難度與業務不可同日而語,這要求廠商不僅要有技術,還要有行業認知。

  也就是説,從不同行業的具體業務場景切入,是大客戶更容易買單的剛需,但這也對廠商的行業 Know-How 、技術能力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國內代表廠商有璇星,目前專注做通信運營商行業。

  總體來説,因為行業還剛剛起步,雖然海外已有成功獨角獸做對標,但就國內現有的“治療水準”來看,無論想要終局做全科醫院,還是從不同角度切入的專科醫院,各家均處於初級水準,距離 Celonis 的 EMS 形態還有比較大的差距,“ Celonis 針對不同行業不同場景做了幾百個自動化庫,這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經驗積累才可以實現”,凡得 CEO 海廣躍説道:“這是我們下一階段的目標。”

  因為賽道早期,儘管玩家都想做 EMS ,但似乎還沒有足夠多的時間思考完善“究竟是全科還是專科,從行業還是場景切入”的問題。有甲方告訴36氪,國內一些流程挖掘廠商,似乎也還沒有明確發展路徑。

  誠如上文所言, Celonis 作為一家德國的公司,截至現在已經發展 11 年。Celonis 做好流程挖掘,有幾個關鍵點:學術上,流程挖掘學科已經具備豐富的理論和人才基礎;甲方企業資訊化程度較高,數據基礎較好;第三方 IT 系統標準化程度較高;行業數據量足夠。

  換算到國內,廠商想要做好流程挖掘,至少需要三個重要能力:技術能力、客戶基礎、行業 Know-How 。

  如果要總結現階段國內流程挖掘廠商適合的客戶,那麼,業務流程長和數字化基礎好是兩個最核心的條件。

  由於流程挖掘是解決複雜流程中的旁逸斜出,這就限定了客戶必須是有複雜、長鏈流程的大企業。業務流程越長,流程中存在問題的可能性越高,意味著流程挖掘的價值更容易被體現。

  而數字化基礎好的企業,更重視數據對業務的指導作用,也有足夠的數據供流程挖掘落地。

  兩個條件疊加,讓流程挖掘的目標客戶變得極少,目標客戶會是金融、運營商和能源行業中的大型國央企,以及網際網路、智慧製造行業的頭部公司。在目標客戶已經並不多的情況下,這其中很多公司,短期內也並不是優質的客戶,因為流程挖掘的前提是要有流程和偏差的流程,而一些企業,尤其是實體企業,目前流程並不清晰,更需要流程規劃,而非糾錯。

  “流程挖掘首先得有系統,然後要有高品質的數據,接下來才能去挖掘流程。現在不是所有企業都到了這一步。”某車企 CIO 也認為目前的流程挖掘土壤並不夠成熟。

  而客戶對於流程挖掘的概念理解也正處在早期階段。流程挖掘概念新穎,其形態和 BI 類似,所描繪的結果又同前幾年中臺廠商所提出的想法有異曲同工之處,現在又與 RPA 等其他技術形態聯動,這都讓客戶對流程挖掘本身變得更加困惑。國內某安防企業正在進行流程挖掘選型,相關負責人告訴36氪,流程挖掘跟BI究竟有什麼區別,是他們目前的疑惑之一。

  山東理工大學教授劉聰提到,根據 Gartner 預測,到 2025 年,全球流程挖掘軟體市場規模將達到 22.5 億美元,中國流程挖掘的市場規模大約在 5 億美金(約合 30 億人民幣)。

  另一方面,從創業公司的服務能力來看,國內相關廠商成立時間不足三年,並不具備服務大型客戶的能力。一般而言,服務大客戶需要具備更多的人力、資源和經驗,因此初創公司從中小客戶切入會更容易。也就是説,現在的流程挖掘市場土壤,對創業公司來説還需要深耕和拓展。

  1.0 時代的 Celonis ,單純提供流程挖掘功能,目標是幫助企業精準重現各個業務流程。這種通過系統數據得到的,精確實時的 X 光機效果,是 Celonis 早前最具特色的地方。

  36氪了解到,此前有一些長期使用BI類産品的甲方,也正因看重流程挖掘對企業業務流程細緻、精準地重現效果,從而産生了解興趣。“之前沒有産品能把流程精準地重現,這也流程挖掘和BI類産品的本質差異。”一位長期關注業務和 IT 結合的負責人直接表示。

  而想達到精準的 X 光機效果,需要廠商將技術能力和行業 Know-How 協同起來發揮效力。其中,流程挖掘所需的技術能力,成為了第一道必須跨過的門檻。

  從産品實現出發,流程挖掘通過定向採集、清洗企業各個 IT 系統中存儲的資訊日誌,可視化地還原企業實際發生的業務流。

  這裡一般蘊藏著幾個步驟:數據導入、數據處理、流程建模和發現、洞見(合規性檢查)。走完這幾個環節, X 光機的部分就大致完成了。這個過程主要包含數據採集抽取、數據處理、可視化、針對性演算法幾個必備技術點。

  首先,數據採集是第一步,廠商需要對接通過不同的 IT 系統,提取相關日誌數據。之後,來到數據分析及分析前的準備環節,這裡不可避免會涉及大量地數據清洗工作。接下來,廠商還需將日誌資訊轉化為真實的流程模型。有了這一步,用來驗證現實行為是否遵循流程規範的“合規性檢查”,才可能落地。X 光機的價值才能進一步顯現。

  第一,在數據採集和抽取的步驟裏,流程挖掘産品需要和不同的系統逐個對接。然而,各個系統的架構和操作方式也有所差異,廠商的技術能力會影響數據提取的效率和精準度。

  另外,在數據處理環節,數據的清洗、轉換、載入向來是一個苦活累活——在傳統數據處理流程中,將數據從數據源頭取出,再到進入數據倉庫中的中間步驟是 ETL ,這一過程動輒花費幾週到上月時間。對需要對接各個異構系統的流程挖掘來説更是如此,其中各種日誌數據的聚合和分析需要較強的數據處理能力。

  並且,流程挖掘的數據對接自企業各個業務系統。如果做大企業、長業務流程的挖掘工作,廠商需處理的數據量之大超乎想像。36氪了解到,有製造類企業客戶每天産生的、用以畫流程圖的數據就在數千萬行級別。而廠商需要將這些數據灌入做分析,並儘量快速地反饋結果。

  再者,在流程的發現、還原、合規性檢查等環節,需要流程挖掘演算法支援。36氪了解到,這些專用演算法可以保證流程挖掘的精準和高效。凡得 CEO 海廣躍表示,流程挖掘裏有幾百種相關的演算法,可以覆蓋流程還原、一致性檢查、預測等各個環節,各個環節的演算法使用,會影響到流程發現的便利、精準程度。

  這樣的實現原理,讓流程挖掘廠商和他們的投資機構持續強調,流程挖掘具備很高的技術門檻。

  在數據的連接環節,Celonis 開發了專門針對數據提取的連接器,並從和 SAP 的連接開始,一路拓展到各種系統。有資料顯示, Uber 就曾因 Celonis 的數據提取功能較為完備,在和另一家流程挖掘公司 Signavio (後被 SAP 收購)的對比中,優先選擇了 Celonis 。

  36氪通過瀏覽 Celonis 官網發現,當前其已有 100多個連接器。而且 Celonis 視頻中還介紹,如果客戶需要連接還沒有現成連接器的系統,那麼也可以使用 Celonis 的工具創建連接器。而且,這一連接器的功能不僅包括數據抽取,還包括能幫客戶提效數據處理的轉換功能。

  “ Celonis 在系統打通上做的非常好,基本上我們只要提交申請,再使用插件就可以對接到各種系統。”有使用過 Celonis 産品的諮詢公司人員告訴36氪。

  記憶體數據庫是 Celonis 持續選擇的技術路線。早前,其和 SAP 的合作就始於後者的記憶體數據庫 HANA 。按邏輯推斷,記憶體數據庫一般在查詢速度上會快很多,風險則是斷電後數據有可能丟失,因此多被用來暫存數據,加速數據查詢。換句話説,記憶體數據庫查詢快速的特點,可以和流程挖掘這類需要和客戶強交互、快反饋的工具形成匹配。

  另在運作數據庫時,用戶也需要使用查詢語言才能通過數據庫返回自己所需要的結果。而 Celonis 的 PQL 語言則基於 SQL 進行調整,是專門針對流程挖掘所開發的查詢語言。它和記憶體數據庫結合,可以在流程發現、一致性檢查、預測等方面達到快速、實時的效果。

  在演算法層面,劉聰告訴36氪,基於重演的合規性檢查的演算法在 2004 年于學術界出現。2016 年左右, Celonis 開始嘗試加入此類演算法,並於 2018 年正式商用。雖然這樣的進展也不算快,但中國直到 2019 年才有零星的流程挖掘公司誕生,這意味著至少在實操層面,海內外對演算法的使用差距依然存在。

  技術差距帶來的影響也很直接。上述諮詢公司人員告訴36氪,其在使用其他公司的産品時,曾在載入環節遇到頁面只顯示“ error ”字樣,無法呈現流程結果的問題。

  面對這一情形,他只能在幾輪毫無結果的排查後,最終把所有數據重新整理、導入,再進行嘗試。“能不能顯示出來全靠運氣。”其評價道。相比之下,他感到 Celonis 在這方面提供了更完備的措施:“如果實在載入不出來,可以使用強制重啟功能, 100%有效。”

  如今再回溯,這位諮詢人士認為,這種問題大概率和廠商的底層技術能力不足有關。

  前文提及,由於涉及對大量數據的處理,流程挖掘對數據庫及數據處理的技術要求非常高。在全球範圍內,用來解決實時數據處理需求的流式數據處理技術,也屬於相對前沿的探索。然而如今,流程挖掘的客戶顯然已對這一産品的數據處理能力提出高要求,這讓不少廠商感到壓力。

  “之前,一家國際頭部製造類廠商的數據已經達到 200 多億行。”索強介紹。他接著告訴36氪,有國際知名自動化廠商曾前去協商合作,但最終卻發現自身的産品無力承載這麼多數據。“它的數據庫在這類客戶面前,什麼都不是。”索強評價道,“目前全球只有 Celonis 有這個能力”。

  回看國內,劉聰在了解多家流程挖掘公司的産品後告訴36氪,他覺得國內産品雖在日誌收集、流程可視化等功能上和 Celonis 存在一定差距,但更深的 gap 還在於下一個階段,即發現洞見、幫助企業進行實時管理等。在這些方面,國內企業目前還會出現功能不全、搜尋不精準、預測不了的情況。

  “當前國內産品和 Celonis 的差距至少在 5 、 6 年左右。”劉聰表示。

  技術是 Celonis 的核心壁壘之一,國內廠商當前也大體認同這一觀點。不少國內公司也正持續補足技術能力,我們將在第五節介紹這些情況。

  談及産品的差異化優勢,如今流程挖掘領域中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 RPA 廠商常強調,自身的自動化産品更加完善,能讓客戶享受到更直接的調整流程體驗。

  事實上,推動企業流程修訂,並輔以 RPA 等工具持續運營流程,是2.0時代的 Celonis 在做的事。前文提及, 2020 年 Celonis 收購自動化廠商 Integromat 時,同時上線了 EMS 執行管理系統,正式開啟了 2.0 時代。

  具體來看,這個執行管理系統提供的進階功能包括,幫客戶監控核心業務 KPI ,並基於 KPI 的變化,為其提供業界最佳實踐參考。同時通過 X 光機的功能,拆解業務流程影響業務 KPI 變化的原因,並根據原因給客戶提供工具(如各類應用或者 RPA ),幫助完成自動化的業務調整。

  索強評價 EMS 是一套讓企業 CEO 、 CFO 用起來“非常爽”的方案。日常中, Celonis 的客戶會打開相應看板,根據演算法的推薦在看板內領取優化任務,再通過自動化的腳本進行流程優化,在有參照、有工具的條件下實現對企業流程的持續運營。

  抽絲剝繭地去看,從 1.0 時代的純流程挖掘工具,再到 2.0 時代的 EMS 平臺, Celonis 完成進階的核心能力包括:熟悉並拆解影響企業 KPI 的因素、了解同行業同場景的優化方案,和提供及時快速多樣的流程監測和運營手段。

  在這其中,及時快速的反應和豐富的推薦依然需要演算法、 PQL 語言和記憶體數據庫等技術的協力。剩下的 KPI 拆解、分析根因、給出優化參照等能力,深植于業務經驗更多。

  “ EMS 的核心是什麼?首先是最佳實踐、也就是標準。如果廠商沒有提供這些標準的能力,根本不要去談 EMS 。”他説。原因也很簡單,最佳實踐需要長期客戶案例的積累才能化為廠商的能力,“沒有龐大的、通過很多客戶案例積累出的數據庫,你根本沒法做這件事。”他認為。

  這或許也是 Celonis 在創業的第 10 年,才姍姍推出 EMS 的一個重要原因。

  當下,國內的流程挖掘廠商顯然還走在打磨流程挖掘功能,並積累業務經驗的過程中。一般狀況下,廠商需要具備兩種業務經驗,一種是對企業決策層職責的理解力,另一種是對細分行業業務場景的熟悉度。

  能精準梳理大企業決策層的痛點,正是第一種業務經驗的體現。比如海廣躍告訴36氪,其早前曾任思科高級副總裁,如今也兼任國務院國資委數字化轉型資訊化專家組組長、工信部工業網際網路産業聯盟理事。在他的主導下,凡得團隊會參照國資委對國央企的一萬多個考核指標,梳理出大企業決策層最關心的六大指標,從而做出當前聚焦財務、供應鏈和 ESG 某些細分場景的決定。

  行業縱深層面,凡得也向36氪介紹,其在推進汽車生産線場景時,需要從流程角度管理噴頭噴漆的波動,和工人的三班倒工作效率等,這些場景都需要具備一定行業理解力。

  反之,如果廠商對行業認知匱乏,甚至可能産生在基礎的數據對接環節,漏接某個重要系統數據的差錯。“這類情況完全有可能出現。”一位甲方負責人也表示認同。

  回看國內,36氪通過對本土流程挖掘公司的梳理,發現大家雖已産生做全科醫院還是專科醫院的分野,但這一差異的出現,其實源於不同公司對通用型和縱深型模式的認知。

  然而現實情況是,對流程挖掘這種和業務流強耦合的産品來説,不論是通用型還是縱深型,都需要具備比其他軟體産品更深的業務認知,不太能輕易成為純工具類産品。如今,各家初創企業無疑還處於積累客戶、加深業務認知的開拓期,要在 1.0 版本的基礎上進階成為 2.0 版本的 Celonis ,依然任重道遠。

  顯然,一些公司已經意識到這一點。“如果要看競爭對手,純技術提供商先不考慮,假如 ERP 諮詢實施廠商,這種具備很多客戶經驗的公司入局,可能會更有競爭力。”熵評科技如此猜測行業的“假想敵”。

  前文分析,國內流程挖掘在客戶土壤、技術能力、業務經驗積累三方面均與 Celonis 存在差距。但另一方面,已有更多的國內客戶正在對流程挖掘産生興趣,並開始進行産品選型。

  現在的窗口機會在於,許多客戶認為 Celonis 如今既沒有中國團隊,也沒有本土化産品,難以提供有力支撐。這給了中國本土流程挖掘公司創業空間。

  另一方面,國內企業服務土壤向來和歐美有著差異。我們認為作為初創企業,中國的流程挖掘公司不僅需要持續投入研發、建立自身的生態圈,還需要在真正理解客戶出發點的基礎上,儘量打入縱深場景,才能走通中國的 Celonis 之路。

  上文提到,國內流程挖掘的優質客戶會是金融、運營商和能源行業中的大型國央企,以及網際網路、智慧製造行業的頭部公司。紅杉中國合夥人鄭慶生也告訴36氪,他認為國內的流程挖掘公司需要先抓住幾個有中國特色的垂直行業分類,“比如金融、網際網路、電信,這些都是國內數字化程度比較深的行業。”不久前,紅杉中國種子基金也公佈了對「璇星科技」的投資,後者當前的主要客戶就包括運營商。

  大企業,不僅業務繁多,管理環節也會非常複雜。這給了國內流程挖掘公司兩個切入點,即解決和業務線強綁定的“毛細血管”問題,或解決和企業整體管理相關的“大動脈”問題。

  在現實中,“毛細血管”問題和流程挖掘的結合點,主要通過 CIO 或者 CFO 落地。其中, CFO 更心動於財務合規,以及流程挖掘過程中和流程優化後帶來的降本價值;CIO 則更可能從具體業務的數字化轉型角度思考。而且,如今一些企業內部會將 CIO 的工作視為“成本支出”項,所以如果 CIO 能通過流程挖掘,實現企業業務的降本增效目標,勢必也會提升自己在公司內部的價值。出於這些觀察,當前不少廠商認為, CIO 會是它們率先爭取的對象。

  在企業內部,真正有話語權的 CIO 一般足夠了解業務,也能將數字化的價值通過業務展現。但從現實中,並不是所有 CIO 都是如此。而流程挖掘這一産品,恰好需要和業務強耦合,即精準地重現業務流程,並進一步實施流程對比、優化等工作。

  這些動作的落地,勢必會影響業務流的既有日常。面對這種情況,如果 CIO 的專業能力未獲得業務部門的認可,那麼可能會讓後者更不信任、不承認流程挖掘的“檢測結果”。當 CIO 也無法綜合業務和 IT 的角度給出參考建議,很可能導致流程挖掘項目在企業內部爭議四起、最終難以為繼。

  這顯然是大家不想看到的情形。但是,避免此情此景的解法又會回到廠商對業務 Know-How 的積累上——它們需要在了解 CIO 能力的基礎上,持續性地積累企業業務經驗,盡可能地讓産品獲得甲方業務人員的認可,而非僅圍繞 IT 。

  另一方面,有些大企業出於管理訴求,會希望通過流程挖掘解決“大動脈”問題。這種思路往往來自於老闆,或者核心決策層。核心決策層會認為自己已觀察到業務流程的問題所在,此時只需要一個可以用來佐證觀點、落地舉措的數字化工具。也就是説,這種情況下,客戶期待和流程挖掘産品一起解一道“證明題”。

  這主要出現在企業管理層對自己的業務能力足夠自信的情況下——畢竟,相較于産品提供商,不少企業更相信自己更了解自己。而且,國內流程挖掘廠商的客戶多處於先進行業,此類現象不算少見。

  36氪在調研中了解到,當前一些地方銀行出於對卡務審批的提效需求而嘗試流程挖掘。但其實,這些銀行的考核部門已經對業務流程中的問題瞭如指掌,只是由於人事問題溝通不暢,才不得不選擇流程挖掘産品。“希望拿到數字化的佐證,是它們選擇復購此類産品的一大原因。”有諮詢公司透露。

  解一道“證明題”,而非“解析題”,並非流程挖掘的初衷,但可能也不是徹底的壞事。至少當前,流程挖掘廠商們還走在積累客戶經驗的早期階段。在這個時期,拿到和甲方一起共創的機會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基於這一目標,流程挖掘廠商們也可以選擇和生態中的另一類參與者——諮詢公司合作。

  Celonis 的起源,就是因為創始團隊 2011 年在工作中目睹了傳統諮詢流程的低效,於是才決定將“流程挖掘”的學術理論商業化落地。

  很大程度上,流程挖掘是把一部分諮詢公司的能力進行了産品化。來也科技董事長兼 CEO 汪冠春曾向36氪介紹,一些諮詢公司的收入來源往往包括流程梳理功能,如今這部分預算確實會被流程挖掘産品佔據。這説明,諮詢公司和流程挖掘廠商之間會存在一定競爭。

  但另一方面,汪冠春也補充,諮詢公司和各技術廠商之間的合作已是大勢所趨。在早前,來也已和不少諮詢公司合作,雙方在理念培訓、産品建設等方面共同服務客戶。“高效使用流程挖掘能創造更多客戶價值,前衛的諮詢公司已開始擁抱合作模式。”汪冠春評價。

  這也是 Celonis 走過的路。雖然 Celonis 的創業初衷是解決諮詢模式的固有問題,但對如今的它來説,和諮詢公司的相處一定是合作大於競爭。

  打開 Celonis 的官網,可以看到Ecosystem版塊展示了多個覆蓋現金流預測、數字化測試等場景的解決方案,而這些解決方案的打造,離不開 Celonis 和各家諮詢公司的合作。比如,PWC就在自己的展示模組中提及,在此類解決方案的打造中,其會主要提供縱深的行業經驗和流程挖掘項目的落地經驗, Celonis 則專注輸出技術能力。

  這樣做的好處也很直接。客戶會認為,這是全球最好的流程挖掘工具和全球最頭部的諮詢公司一起合作而成的結果。也就是説,不少客戶只需要購買一套這樣的産品,就可以體驗到各種高水準乙方的服務,而無需再找諮詢公司付出另外的溢價。這是 Celonis 提升客戶黏性的另一秘訣。

  在官網上我們可以看到,當前 Celonis 的諮詢合作對象遍佈多種類別,在大型綜合型諮詢公司之外(如四大),也有更專注于垂直領域的諮詢公司(如 Protiviti 等)。

  在採訪中我們發現,即使才剛起步,國內流程挖掘廠商已經對諮詢公司的作用産生異議。有流程挖掘廠商表示,自己在做的事就是將諮詢公司的工作産品化,是否與後者合作仍需討論。

  有廠商已在探索和諮詢公司的合作。比如,凡得在深度調研之後,就形成了階段性、有選擇的合作思路。“我們看到兩點現象。首先國內諮詢公司的認可度已經不像從前,大企業會認為自己更了解自身業務,不傾向求助諮詢公司。另外,諮詢公司可能更了解 Oracle 、 SAP 等軟體,但對國內本土産品了解不足。”海廣躍表示。

  至少第一點原因已得到客戶肯定。“如果現在申請諮詢公司介入,那麼可能會受到內部質疑,問我們是不是自己不懂才花這份錢。”有CIO 坦言。

  雖然凡得已意識到諮詢公司的邊界限制,但卻認為至少在此時,自己依然需要“抱諮詢公司大腿”。“諮詢公司多年服務頭部客戶的行業經驗還是值得學習,當積累到足夠經驗後,我們希望把諮詢公司和客戶的經驗在産品中沉澱,最終自動化地服務中小客戶。”海廣躍告知36氪。

  這個例子説明,即使當前諮詢公司的地位受到些許質疑,但相較于剛剛起步的流程挖掘廠商,前者行業經驗還是足夠豐富,足以令流程挖掘公司心動。另一方面,諮詢公司就算重要性不似從前,但相比新興的流程挖掘,其在客戶處的普及度和認可度必然更高。這種情況下,流程挖掘公司和諮詢公司合作,只會利大於弊。

  有行業人士向36氪介紹, Celonis 的做法是,先和諮詢公司談合作,並對諮詢公司的員工進行培訓。當諮詢公司的員工掌握産品使用方法之後,會根據客戶需求評估是否適合推薦其使用流程挖掘産品,或自己使用流程挖掘産品進行項目落地。

  並且,這其中還有一個“測試”環節,即諮詢公司會先拿到一些測試數據,把這些數據上傳至 Celonis 的軟體中,再給客戶返回一個基於此的預估效果。如果預估效果可以達到客戶預期,那麼諮詢公司就可以利用合作關係,幫助客戶向 Celonis 索要折扣,實現産品售賣。

  也就是説,在流程挖掘廠商和諮詢公司的合作裏,後者既可以是前者的客戶,也可以是渠道。我們了解到,當前已有國內流程挖掘公司正積極和諮詢公司合作。比如索強就告訴36氪,望繁信已經和國內頭部諮詢公司一起落地項目。

  “我覺得國內流程挖掘企業可以多探索和諮詢公司的合作。諮詢公司的人才一般具備比較專業的行業背景,能把工具用出應有效果,促進流程挖掘落地。”劉聰也對這種模式錶示肯定。

  在積累行業經驗的同時,進一步觸達理想客戶,是流程挖掘公司希望從諮詢公司身上獲得的收益。但另一方面,作為産品繁多的渠道和付出成本的客戶,諮詢公司擁有著是否合作和與誰合作的選擇權。

  在36氪的調研中,有頭部諮詢公司的業務負責人直言:“至少現階段,我們不會考慮和任何一家國內企業合作。”

  這斬釘截鐵的負面反饋背後,是對國內廠商産品力的質疑。在這位負責人眼中, Celonis 雖有一鍵重啟功能,但這只是保底,並不能徹底避免偶爾産生的不穩定問題。這意味著,連在全球佔據大部分市場的 Celonis 尚且如此,“國內産品只會更差”。

  雖然不知道國內企業是否同意這一觀點,但可以肯定的是,如今國內流程挖掘廠商大多已意識到技術能力對流程挖掘的重要性。不少流程挖掘企業,也分別向36氪闡述了自身的技術特點。

  首先在大數據的處理能力上,望繁信表示,自己會投入較大人力打造流程挖掘的專用數據庫。談及整體數據處理量的能力,索強介紹,當前望繁信的産品可以分析十億行級別的數據。他認為,望繁信在這方面可以代表國內廠商的最高水準。

  而熵評科技表示,正如 Celonis 和 Splunk 在戴爾這個案例的合作一樣,自己當前在和炎凰數據合作,目標是提升數據的處理能力。後者可提供基於 ELT 和讀時建模的異構數據即時分析平臺,減少企業整體處理、分析數據的時間,更適配實時性要求高的場景。

  海廣躍向36氪介紹,凡得的數據倉庫主要基於ClickHouse調整,公司的主要優勢在於演算法。“國內師從流程挖掘之父的兩位專家都和我們有深度交流,而且我們也有很多已申請專利的演算法。”海廣躍表示。某行業關注者也告訴36氪,目前流程挖掘演算法中的一些能力,需要專業科班出身才能發揮最大效果,這對出身於業界的人員是個較大挑戰。

  整體來看,當前暫未出現在數據連結、數據庫查詢、演算法等層面能和 Celonis 一較高下的國內廠商,但它們已開始在不同技術維度發力。比如索強表示,望繁信 2022 年希望打造一支人數上百的開發團隊,進一步加強自己的底層技術能力。但即便如此,“ 100 個實實在在的開發人員再開發一年半,加上之前已開發一年的進度,(我們)才有信心達到 Celonis 2017 年的産品水準。”他坦言。

  系統連結方面,金蝶、用友是國內頭部ERP廠商,二者多年來積累了大量國企、民企大客戶。若按 Celonis 的成長軌跡,國內企業也需要持續和此類廠商合作。

  當前,國內也有流程挖掘廠商已經和金蝶、用友、 SAP 、Oracle等系統進行了連結。但據一些使用者表示,這樣的連結程度還不能滿足它們的需求。在實操中,36氪從一些已和 ERP 廠商打通部分系統的公司處了解到,這種合作一般需要客戶先提出打通意願,再在廠商之間具備業務協同性且彼此信任的基礎上,完成合規性審查,並進行相關技術投入,最終完成打通。

  由此可見,在技術能力之外,流程挖掘公司和 ERP 廠商之間能否合作,取決於更多前置條件。而作為行業發展趨勢之一,不少國際軟體巨頭均在佈局包括 RPA 、流程挖掘在內的超自動化産品。同樣,有國內從業者告知36氪,國內一些大型廠商也對此領域保持關注,之後或也下場試水。

  如果此舉落地,那麼流程挖掘創企和大型軟體廠商之間的合作關係也更撲朔迷離。

  Celonis 也遇到類似情景—— 2021 年, SAP 收購了流程智慧廠商 Signavio 。而且,不久前也有消息傳出,SAP 和 ServiceNow 都曾在去年對 Celonis 提出過收購邀約,但 Celonis CEO Alex Rinke 拒絕提議並堅持保持獨立。Rinke之前對外表示,能在各個ERP廠商的系統中對接數據,同樣是 Celonis 作為獨立供應商的成功之處。

  這或許也能説明,在技術夯實、態度中立、客戶黏性強的基礎上,來自巨頭的競爭也不會大幅蠶食創業公司的疆土。

  此時國內的流程挖掘創企,或許仍需將産品打磨和技術積累視為投入重點。這將在很大程度上構建流程挖掘的護城河。

  整體來看, Celonis 的傳奇創業故事已經書寫許久,而國內的流程挖掘公司才剛剛起步。

  但好處是,植根本土的國內企業在理解客戶的管理思想、了解國內數據合規要求等方面更加近水樓臺。

  而在落地上,國內還有一些差異化場景有待挖掘,這也是中國公司的機會。比如36氪了解到,當前不少城市已經設立行政審批局。而至少在一些地方,此類單位的職能即包括對各種審批流程的優化和辦事流程的梳理。此類場景,或許也能讓流程挖掘發揮作用。

  最為重要的是,流程挖掘的目標客戶普遍數字化基礎好,不少甲方也對這類新興事物的發展有著理性判斷。“流程挖掘本身還處於迭代期。這種新型軟體實施的過程中,甲方也要有容錯機制。我們期望成功,但這個過程可能會漫長一些,要有耐心。”一位甲方負責人如此表態。

  這是客戶對本土廠商們給予的理解。接下來,國內流程挖掘的創業故事會如何書寫,還期待廠商告訴我們更多答案。

  《 Celonis :SAP 後最重要的德國軟體公司,百億美金的 IT 流程醫生》,海外獨角獸

  《 RPA x 流程挖掘:2022 第一個企服風口 36氪新風向》,36氪

  自即日起,「2022中國超自動化先鋒企業調研」接受企業報名,報名將於6月30日截止。36氪研究院及行業分析師等專家團將綜合調研數據,于7月下旬正式對外公佈最終調研結果。

  CEO錦囊Vol.6主流市場PK小眾市場:企業主選擇去哪上市?

  36氪首發 「恩力動力」獲超2000萬美金A+輪投資,專注下一代全固態鋰金屬電池研發及産業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Power by DedeCms